订购热线(免长途费) 010-63858100

当前位置:首页>行业分析报告 >>服装纺织

服装纺织

2021年中国非织造布行业应用领域及竞争格局

2021年中国非织造布行业应用领域及竞争格局

 

 

1、非织造材料发展历程

现代意义上的非织造材料工业化生产最早出现在1878年,英国威姆·拜瓦特公司研制出世界上第一台针刺机。1900年,美国詹姆斯·亨特公司开始研究非织造材料的工业化生产。直到20世纪50年代,欧美才正式开始非织造材料的工业化生产,而我国非织造材料工业起步较晚。在国内,20世纪80年代开始步入非织造材料行业的建设发展阶段,90年代后期至21世纪初,国内开始掀起发展非织造材料的浪潮,目前非织造材料的发展速度大大地超过了纺织工业的平均发展速度,成为发展最快的一个细分行业。

根据中国产业用纺织品行业协会的统计,2019年我国非织造材料的产量为621.31万吨,同比增长4.74%,其中纺粘非织造材料和水刺非织造材料继续引领整个非织造材料行业的增长,增速分别达到4.14%和8.62%。2019年纺粘非织造材料产量为309.43万吨,占我国非织造材料产量的49.80%,是非织造材料行业中的最大细分行业;水刺非织造材料的产量为69.80万吨,同比上年增长了 8.62%,是非织造材料行业中发展速度较快的细分行业。

从区域看,浙江、山东、江苏、广东和福建等沿海地区是中国非织造材料的主要生产地,其中浙江是水刺非织造材料的主要生产地,占全国产能的一半以上;而广东是中国非织造材料产业的主要发源地,在医疗、卫生用非织造材料的生产方面具有优势,特别是佛山地区纺粘非织造材料企业比较集中;湖北是我国中部地区重要的非织造材料生产基地,主要以面向医疗、卫生领域的纺粘非织造材料为主,近年来全棉水刺线在湖北发展迅速。从影响非织造材料布局的因素看,非织造材料布局主要取决于当地的消费市场,劳动力价格并不是主要因素,因此未来非织造材料产能主要还是集中在东、中部沿海地区,在中西部地区布局速度比较慢。

2、影响行业发展的不利因素

(1)非织造材料档次有待提升,同质化竞争严重

目前除了行业内少数骨干企业,为数众多的非织造材料生产企业技术积累不足,缺乏研发创新和工艺改进的核心竞争能力,进行同质化竞争,与国际领先水平存在一定差距。行业内多数企业缺乏研发创新意识,使得该类企业生产的非织造材料技术含量较低,不能通过产品优异性能取得市场青睐,只能通过增加生产设备单一扩张生产规模从而降低成本,依靠低价获取市场竞争力。随着时间推移,市场中的非织造材料同质化严重,企业之间恶性竞争,不利于行业发展。

(2)行业技术水平有待提高,市场集中度低

我国非织造材料行业的优势主要集中在生产制造环节,自主创新、协同创新能力不强,产品附加值低,高端产品开发应用进展缓慢,整体技术水平与市场拓展能力与国际先进水平差距较大,行业技术水平有待提高。由于行业内中小企业众多,多数企业资金实力不强、技术水平较低,生产的产品竞争力不强,使得市场集中度低。

(3)关键生产加工机器设备与国外领先水平仍有差异

自20世纪80年代开始步入非织造材料行业的建设发展阶段,我国非织造材料行业取得了巨大进步和发展,目前国内企业生产所需的原材料和生产设备均可实现国产化,但与国外领先水平存在一定差异,尤其是高速高效高质的水刺非织造材料生产设备核心技术仍由国外厂商掌握。

3、行业发展的有利因素

非织造布行业主要推动因素

(1)国家产业政策的大力扶持

《纺织工业发展规划(2016—2020年)》将拓展产业用纺织品应用作为重点发展领域。加大新型纤维材料在产业用纺织品领域推广应用,提高双组份纺粘热粘合非织造技术、高速湿法成网非织造技术应用水平的产业化。《产业用纺织品行业―十三五‖发展指导意见》提出产业用纺织品行业在―十三五‖期间的发展目标,产业结构进一步优化,质量效益显著提高,部分领域应用技术达到国际先进水平,在推进纺织强国建设中发挥重要支撑作用。《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2019年本)》的鼓励类产业包括采用非织造、机织、针织、编织等工艺及多种工艺复合、长效整理等新技术,生产功能性产业用纺织品。上述鼓励政策的出台为本行业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宏观环境和政策支持,有利于促进产业链各环节健康快速发展。

(2)新兴经济体消费水平提升带动非织造材料市场需求

以巴西、南非、墨西哥、印度尼西亚等代表的全球新兴经济体经济增速居于世界前列,经济发展红利使得当地居民消费水平提高,消费升级促使对一次性卫生用品和医疗卫生用品的需求。由于我国是全球水刺非织造材料和纺粘非织造材料重要的生产基地,新兴经济体将扩大从我国进口水刺非织造材料和纺粘非织造材料的金额,促进我国非织造材料有效发展。另外,如越南等发展中国家本国内无大型非织造材料生产线,主要从我国进口非织造材料,也带动了我国非织造材料发展。

(3)收入水平增长和人口结构调整提高了一次性卫生用品的渗透率

随着我国经济发展和居民收入稳步增长,居民支付能力不断增强,据中金企信国际咨询公布的《2021-2027年中国非织造布市场运营格局及投资潜力研究预测报告》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30,733元/年,中产阶级群体不断壮大。收入水平增长促使消费观念提升和健康理念增强,从而使得日常生活中人们开始倾向于选择方便快捷、干净无菌的一次性卫生清洁用品。从人口迭代角度看,年轻一族以80后和90后为主,生活方式和消费习惯与以往年代居民发生重大变化,一方面使得原有一次性卫生用品如婴儿纸尿裤、湿巾的渗透率提高,另一方面从产品替代角度考虑,干巾的便利性和卫生优势使得其逐渐替代了日常使用的毛巾,增加了一次性卫生用品的渗透率。

(4)非织造材料生产工艺和设备的更新推动产业升级

非织造材料的工艺涉及纺织工程学、材料学、机械制造学、流体力学、水处理技术等多项理论及应用学科,各学科相互渗透,复合创新,带动了非织造工艺的快速发展。水刺技术属于非织造材料行业的新兴技术,国外水刺工艺和设备位于领先地位,如安德里茨研制的TT梳理机可在高速生产的同时增强水刺直铺非织造材料的横向强力,在一定程度上可代替交叉或半交叉工艺。随着国内水刺非织造材料生产企业不断引进、吸收国外先进技术,国内水刺技术快速提升,闭环克重监测技术、在线检测材料表面缺陷技术、梳理自均整技术、水处理自清洁技术、产品复合技术、可冲散非织造材料制造技术等各种新工艺相继涌现,推动行业快速发展。纺粘工艺属于相对成熟的技术,其中的 SMS 复合工艺是熔体纺丝成网技术的综合反映,向着多纺丝系统(6-7个)、纺丝系统组合形式多样、高速运行、高速牵伸速度纺丝、纤维细旦、双组份结构的方向发展;普通纺粘工艺不仅向着多纺丝系统发展,还与其他工艺互相之间渗透,如纺粘与熔喷和气流成网(SMA、SMAS)、纺粘与熔喷(SMS、SMMS、SSMMS)。生产工艺与设备的研发是同步进行的,目前国内浙江朝隆纺织机械股份有限公司、宏大研究院有限公司均可生产高速、多模头的纺粘工艺生产设备。水刺和纺粘非织造生产工艺和设备的提升带动了产品性能的改良,使得其无论在质量还是功能性方面均能满足越来越多领域的需求,从而进一步拓展了下游市场,推动了整体产业的升级。

(5)非织造材料下游应用领域不断扩大

目前我国非织造材料主要应用于医疗、卫生、工业用材、装饰装潢等领域,其发展受到下游行业的直接影响。整体来看,近年来非织造材料生产工艺和设备不断发展,原材料多样化,且随着非织造材料后整理更侧重于功能性整理,如抗静电、阻燃、抗菌、亲水、拒水、防紫外线、防电磁波等,非织造材料的功能性不断扩展,逐步替代了原有纺织产品,并逐渐向高端工业纺织用品发展,绝缘材料、电池隔膜、过滤材料、航空航天高温复合材料将成为非织造材料的重点发展领域。具体到民用清洁和医疗卫生领域,消费者收入水平提高、护理卫生意识增强、老龄化人口增加,推动了健康和护理产业升级,非织造材料在医疗、卫生领域内不断横向拓展,如非织造材料用于制作成人失禁用品,目前成人失禁用品增长率远超婴儿纸尿裤和女性卫生用品;水刺非织造材料用于充当干巾的主体,干巾是面巾纸和湿巾的跨界产品,具有干湿两用特性,使得干巾成为湿巾的有益补充;宠物产业链的发展带动了宠物卫生用品,2019年中国造纸协会生活用纸专业委员会在册的宠物卫生用品生产企业共61家,主要采购非织造材料作为原材料。非织造材料应用领域的不断扩大,使得非织造材料市场规模变大。

3、行业进入壁垒

非织造布行业主要进入障碍

(1)技术壁垒

从非织造材料行业下游发展来看,水刺和纺粘非织造材料应用领域越来越广泛,医疗、卫生用非织造材料占比不断上升并成为新的增长点,非织造材料的品质稳定性、安全性、力学性能越来越受到下游企业的关注,这需要行业内企业在市场中长时间沉淀,对生产技术发展方向和上下游发展趋势具有精确地判断。从行业本身技术来看,非织造材料结合了纺织、造纸和化纤等多种材料加工技术,并充分结合和运用了诸多现代高新技术,如计算机控制技术、信息技术、激光技术等,而且行业处于快速发展期,行业技术融合、更新迭代速度较快,下游行业对非织造材料的需求也会推动行业技术发展,生产所需的技术以及对未来生产技术发展趋势的精确判断已经成为该行业的核心竞争优势。不论是现有技术的理解,还是技术未来发展的趋势,新进入企业难以在短时间内同时充分掌握上述要素,使得非织造材料行业存在技术壁垒。

(2)品牌壁垒

非织造材料主要应用于卫生、医疗用品等消费性领域,作为纸尿裤、成人失禁用品、女性卫生用品等一次性卫生吸收用品的面层,一次性医用床单、手术服等医疗卫生用品和湿干巾的主体材料。终端产品与消费者肌肤直接接触,可靠性、安全性、舒适性是消费者选择产品的主要考虑因素,一般情况下,消费者主要依据品牌选择产品。品牌是企业经过长期的市场积累而成,是研发能力、生产工艺、产品质量、市场营销的综合体现,新进入者难以在短时间内建立起自身品牌。因此非织造材料的终端产品生产企业非常注重自身品牌形象的维护工作,使得对上游非织造材料的质量稳定性要求高,对供应商认证谨慎,一般选择具有研发和生产优势的非织造材料领域知名生产企业长期合作。因此,非织造材料行业内的新进入企业由于尚未建立研发和生产优势,在市场中的品牌知名度低、不具备口碑效应,难以获得竞争优势。

(3)资金壁垒

非织造材料行业属于技术和资本密集型产业,生产线设备的先进性很大程度决定了企业生产的非织造材料的产能及产品质量,固定资产投资及日常运营均需要大量资金支持。如水刺非织造材料的生产设备主要向全球水刺工艺设备知名制造商如法国安德里茨(Andritz)、德国特吕茨勒(Trutzschler)、德国迪罗(Dilo)个性化定制,纺粘非织造材料的生产设备主要向浙江朝隆纺织机械股份有限公司、宏大研究院有限公司个性化定制,能在保持产品质量的情况下高速运行,该等设备的购买、组装、维护需要企业给予资金支持。此外,在生产经营中,非织造材料的原材料上游企业多数为比较强势的石油化工类企业,非织造材料生产企业需要预付原材料采购款,也需要较大额度的流动资金以供经营周转使用,从而提高了对非织造材料生产企业的资金门槛。非织造材料行业较高的资金壁垒,也是水刺和纺粘非织造材料产能主要集中在浙江、江苏、广东、山东等省份的原因之一。

4、影响行业发展的不利因素

(1)关键生产加工机器设备与国外领先水平仍有差异

自20世纪80年代开始步入非织造材料行业的建设发展阶段,我国非织造材料行业取得了巨大进步和发展,目前国内企业生产所需的原材料和生产设备均可实现国产化,但与国外领先水平存在一定差异,尤其是高速高效高质的水刺非织造材料生产设备核心技术仍由国外厂商掌握。

(2)非织造材料档次有待提升,同质化竞争严重

目前除了行业内少数骨干企业,为数众多的非织造材料生产企业技术积累不足,缺乏研发创新和工艺改进的核心竞争能力,进行同质化竞争,与国际领先水平存在一定差距。行业内多数企业缺乏研发创新意识,使得该类企业生产的非织造材料技术含量较低,不能通过产品优异性能取得市场青睐,只能通过增加生产设备单一扩张生产规模从而降低成本,依靠低价获取市场竞争力。随着时间推移,市场中的非织造材料同质化严重,企业之间恶性竞争,不利于行业发展。

(3)行业技术水平有待提高,市场集中度低

我国非织造材料行业的优势主要集中在生产制造环节,自主创新、协同创新能力不强,产品附加值低,高端产品开发应用进展缓慢,整体技术水平与市场拓展能力与国际先进水平差距较大,行业技术水平有待提高。由于行业内中小企业众多,多数企业资金实力不强、技术水平较低,生产的产品竞争力不强,使得市场集中度低。